哥要插网

爱乐之城 云山珠水音韵绕
  • 2022-02-04 09:18:25
  • 来源: 广州日报
  • 分享到
  • -

国乐盛典新年音乐会

崔峥嵘和东山少爷合唱《我笃信你》。

“五架头”演奏广东音乐。

广东民乐团高雅艺术进校园。

国际青年音乐周期间的外展活动。

舞剧《沙湾往事》中的雨打芭蕉

  广州,是一座有音乐文化基因的城市。在这里,孕育了广东音乐“何氏三杰”,成就了内地流行音乐的黄金时代。在这里,有盛况空前的全民“飙歌”,有顶尖乐团的华彩演出,有被赞“欣赏水平与国际接轨”的古典乐迷……

  让城市留住记忆,让人们记住乡愁。这一切,在音乐中,也在歌声里。

  音乐,是广州的城市文化基因

  1月16日,第十七届·2021年度十大发烧唱片榜在广州揭晓。这个音乐与音响界每年一度的盛事,见证了中国发烧唱片成长历程;

  1月18日,广州地铁陈家祠站,8首人们耳熟能详的广东音乐,由广东民族乐团的艺术家奏响,民乐走进了地铁;

  1月21日,“音乐先锋榜32载荣耀盛典”正式启动。30多年间,《音乐先锋榜》助力广州成为中国流行音乐的大本营;

  1月23日,星海音乐厅,2022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正式落下帷幕。音乐周期间的外展活动,音乐家走进广州市少年宫,走上海心桥,以名曲与市民完美邂逅……

  广州,是一座爱乐之城。音乐,是广州的城市文化基因。广州的音乐发展一直在国内占有重要地位。

  以广州为流行中心的广东音乐又称粤乐,是岭南传统文化的瑰宝,是我国民间音乐的重要乐种,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广东音乐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始在珠江三角洲一带出现。20世纪二三十年代进入成熟期、鼎盛期。据不完全统计,这个时期,有作品被灌制唱片和入载乐刊琴谱的作者达60多人,乐曲超过500首。杰出的演奏家兼作曲家有 “何氏三杰”何柳堂、何与年和何少霞,有被誉称为粤乐“四大天王”的吕文成、尹自重、何大傻、何浪萍。吕文成更是被尊为粤乐一代宗师,《步步高》《平湖秋月》等都是他的代表作。

  广东音乐始终坚持“雅俗共赏”,其题材多源于现实生活,音色清脆明亮,旋律优美流畅,流露着自然活泼的南国生活情趣,影响遍及大江南北,流行于世界各地的华人社区。

  国乐大师方锦龙近年成为国乐“顶流”,引领国风国潮。回忆1988年“南下”广州发展的原因,他说,“我20世纪80年代去欧洲演出,别人希望我弹奏广东音乐名曲《平湖秋月》,我不会。所以我毅然南下。”方锦龙从此扎根岭南这片音乐文化沃土。

  广州是全国流行音乐的前沿阵地,曾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音乐作品和音乐人,李海鹰、陈小奇等杰出音乐人创作的《涛声依旧》《弯弯的月亮》等流行歌曲,在20世纪90年代红遍大江南北。

  广州具备古典音乐繁荣的全部条件——走过60多年的广州交响乐团,拥有一流的音乐家和管理团队;省市合力、文教联手,广交打造了广州青年交响乐团,每年举行的指挥培训班都会招200名中小学老师,这更是将古典音乐的种子撒播到四方;打造殿堂级音乐作品的同时,广交、星海音乐厅对市场的培育不遗余力,乐迷“漏夜排队抢票忙”的现象,在广州已司空见惯。

  每年元旦举行的广州新年音乐会,到今年已走过三十年。每年元旦晚8时,人们着盛装来听这场新年音乐会,音乐会已然成为节日……

  创新活力让音乐走入日常生活

  广州不仅具有深厚的音乐文化底蕴,也涌动着创新的活力。

  在广州地铁18号线的“交响乐专列”,乘客们使用手机扫描车厢内二维码,即可在线畅听广州交响乐团音乐会实况录音;民族音乐方面,仅去年11月、12月,广东民族乐团先后走进广东外语外贸大学、广铁一中白云校区等学校,为学子送上民族音乐大餐。

  而在这个“世界合唱之都”,活跃着逾3000支业余合唱队伍,云山珠水合声不止,音韵不息。去年12月举行的“珠江钢琴杯”首届羊城乐龄合唱节上,老年合唱团队纷纷表示,老龄是“乐龄”,合唱是一种快乐的生活方式。

  去年“问世”的《我笃信你》广州原创组歌受到群众“追捧”。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、《我笃信你》广州原创组歌艺术总监何沐阳认为,《我笃信你》在歌词、旋律、编曲等方面,都实现了“高大上”与流行音乐“烟火味”的完美融合。12首歌曲,在各有侧重的同时,力求找准跨代人共同的情感点,比如《梦里的珠江缓缓地流》全年龄段的人都喜欢唱,“因为每个人都有梦,每个人的梦里,都有一条缓缓流动的江水。”

  让城市留住记忆,让人们记住乡愁。这一切,都在音乐中。

  广东音乐·十大名曲

  1 《旱天雷》

  《旱天雷》最早见于丘鹤俦编著、1917年出版的《弦歌必读》,原是由粤乐作曲家及扬琴演奏家严公尚(严老烈)根据《三宝佛》的第二段《三汲浪》改编而成的扬琴曲,后成为粤乐乐曲,现有多种演奏形式。

  《三汲浪》原是一首琵琶小曲,曲调平稳、低沉,改编后的《旱天雷》则活泼流畅、生机盎然、节奏欢快,乐曲的情绪有了根本性的变化,所以新名为《旱天雷》。

  2 《赛龙夺锦》

  《赛龙夺锦》《雨打芭蕉》初稿由番禺沙湾人何博众完成。受其影响,沙湾何氏家族演奏广东音乐或从事粤剧表演的有上百人之多,粤乐名家“何氏三杰”是其子孙后代。其孙子何柳堂开创了广东音乐典雅派,传承和修改了粤曲《赛龙夺锦》《雨打芭蕉》等,这也是何柳堂的代表作。

  《赛龙夺锦》原是一首丝竹乐曲,后来为了表现乐曲的气势,改编为吹打乐合奏形式,增加了唢呐和打击乐器,使乐曲大为增色。此外,借鉴外来作曲技巧,大量使用模进和变形等手法,在我国传统乐曲中是较少见的。

  3 《雨打芭蕉》

  《雨打芭蕉》也是何柳堂的代表作。最早见于1917年,“粤乐的启蒙者和发展者”丘鹤俦编著的《弦歌必读》,这是最早出现的广东音乐的教本,后经潘永璋整理改编。该曲清脆利落的连串顿音,有如雨打在蕉叶上的滴答响声,逼真地描绘了岭南的自然美,极富南国情趣。

  4 《步步高》

  20世纪三四十年代,吕文成、尹自重、何大傻、何浪萍集创作、演奏、乐器改革、教学于一身,被称为粤乐界的“四大天王”。他们创作的《步步高》《平湖秋月》《孔雀开屏》等优秀曲目至今脍炙人口。

  广东音乐名家吕文成,广东中山人,早年旅居上海,受江南音乐和西方音乐的影响较深。他创作的乐曲打破了过去传统单调的形式,吸收了西方较为复杂的曲式,并结合民族特色加以发展。《步步高》是其代表作。

  5 《平湖秋月》

  《平湖秋月》又名《醉太平》,是广东音乐名家吕文成的另一代表作。1930年已流行。曲谱刊于1934年出版的《弦歌中西合谱》第四集。吕文成游览杭州,触景生情,吸收了浙江民间音乐的素材而作,与江南小曲渊源颇深。因而此曲既有广东音乐的风格,又富含江南音乐的韵味。

  6 《孔雀开屏》

  何大傻在作曲时发现,运用吉他演奏的受欢迎程度远远超过传统乐器演奏,于是《孔雀开屏》便以吉他为主要乐器进行演奏。

  有关研究发现,该作品曾被41种西洋乐器改编演奏过,可以说是被最多西洋乐器演奏过的广东音乐作品。

  7 《小桃红》

  《小桃红》原为古代丧礼时演奏的礼乐名曲,节拍极缓,声调悲凉。“四大天王”吕文成、尹自重等人对传统粤乐《小桃红》进行改编,开创了岭南乐派的小提琴演奏风格。小提琴悠长圆润的音色,使乐曲音域显得更为宽阔,丰富了乐曲的表现力以及感染力。

  8 《双声恨》

  该乐曲是粤乐的代表作,其以民间传说牛郎织女的故事为题材。乐曲采用了变调的手法,以快板为尾声,重复两到三次,由开始极其缓慢的节奏逐渐加快到高潮结束,再加上滑指的灵活运用,使“双声”声声皆“恨”,其间深沉悱恻,今人闻之动容不已。乐曲深受大众喜爱,久传不衰。

  9 《鸟投林》

  《鸟投林》是粤乐鼎盛时期的代表作,其自1931年问世以来,历演不绝,至今仍深受大众喜爱。

  10 《彩云追月》

  《彩云追月》乐曲小巧精致,用弦管合鸣表达浩瀚夜空中云彩的悠然自得、从容不迫。间杂木鱼、吊钹衬托夜空寂寥空旷,用乐器间应答式的对话突出“追”字,仿佛云月嬉戏,赋予画面以动感,情景逼真,意趣盎然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